共语似醍醐灌顶

【出胜】似α非β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注意:①abo试开,所以可能会有设定错误。到现在还没动成结成在哪里【【


      ②俗套的a与o


不老歌: 


微博:全文

【自汉化】柱斑合志《ミナサンガンバ!》其中三篇

lancefiil:

年8月的柱斑合志,其中三篇的汉化,分别对应1、3、11编号的小短篇,忍不住先自汉化了。
安利向,本子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希望各位不要错过购买!








全部点这里 ><国庆节快乐~!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6

【柱斑】极乐净土

卷耳:

开个车撒个小玻璃渣,迷。




佛说,这是一个娑婆的世界,娑婆即遗憾。


 


>>>


 记忆是一种暧昧而模糊的东西,有一些会刻意遗忘,有一些会刻意铭记。


宇智波斑睁开了眼,如同一个枯槁老人般剧烈的喘息着。他伸出了手,面对着眼前的满月,虚空一握。


 


无名镇,祭典,歌舞升平。月色点点,风铃轻轻。斑抓了一把头发,耷拉着眼眸看着喜上眉梢的人群,蓦地失了兴致。


愚钝的和平。


斑闭了闭眼,视线突然有一瞬间的恍然,一只温暖的大掌搭到了他的肩膀上,柱间探头过来,手中拿着一个纸袋,“吃寿司吗,斑?”


斑点了点头只手接过,毫不客气的拿出了一个豆皮寿司吃了起来。柱间向来了解他的口味,或者说,从年少时起,他们从身体以致精神——都互相摸了个通透。


“这里的舞怎么样?喜欢吗?”柱间的眉弯了起来,从月白袖中伸出手,向上点了点。


向上看去,入眼先是穹幕暗影处的连绵山脉,在推移向前,便是精致漆红的鸟居,偶尔有系着红绳的黑猫趴在鸟居的顶部,抬起脚挠了挠头,甩了甩尾巴慵懒的趴着。


有大型举办的舞蹈,而舞女从台阶上缓步走下,挥动衣袖,露出了白皙的皓腕,手上的铃铛叮叮作响。


“一般般。”斑略略抬眸,却又将视线移到了柱间的身上。


柱间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他点了点下巴,有些失望的样子,“这样啊。”


斑翻了个白眼,抓住了柱间的手,“走吧,去别的地方。”


 


舞女翻动衣袖,抬起脚步,裙摆间刺绣的蝴蝶栩栩如生,随着她的舞动翕动翅膀,翻飞蹁跹着。


有人说,蝴蝶是亡者的灵魂。


 


“我不参拜。”斑将柱间的手挥开,卧蚕深陷的眼看起来凌厉尖锐。


柱间带他逛着逛着就来到了祭拜神佛的地方,众多人在里面祈福求保,柱间从小受到父亲的教育熏陶,对它一直怀揣着敬畏之心。


斑从不祈祷。


柱间也不恼,叹了一口气走进斑,替斑顺了顺毛,“好好,不拜就不拜。”


他虽然纵容斑,但却不代表会在斑的耳边洗脑。


“斑,你知道吗?西方有一种化出来的净土,名为极乐净土。”


“跟我有什么关系?”


“幼时父亲曾教导过我,极乐净土离我们人类所居住的婆娑世界有十万亿佛土之遥,那里清净平等,无欲无求,是我等所憧憬,我所向往的世界。”


“你这叫迷信。”


极乐净土不过是由于残酷现世而虚构出来的代名词罢了。


柱间摇了摇头。


“不。那是……我所渴望的和平的心愿。”柱间突然急切的、低声道,“我一直希望,斑能够站在我这边,一起与我构筑和平的世界。”


他的眉间好像敛了一股惆怅。柱间这一生从未失败过什么,从指尖流走的弟弟的生命,与宇智波几个世代以来的争斗,他都扛过来了。


可他留不住他的斑——固执的宇智波斑。这一点他从年少时都摔倒失败,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挽留。


斑打断了他。


“柱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一点都没有成长。”他顿了顿,“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个道理你是懂得。”


“就好比你们所谓的只有一生安分守己才能进入极乐净土——所有的得到都必须有其的代价。你想要获得和平,不靠流血战争得来是不可能的,你的想法太过理想了,因为这世界太坚硬了,所有的一切并非能如我们所愿。”


柱间走进了斑,手略微抬起,好像要轻抚一下斑的脖颈,“斑,我并不是不认同你的做法,只是它固然有效,但它所带来的结果也是惨痛的——”


斑摇了摇头,“你我道不同,终究是要走不同的路的。”


 


空气突然粘稠湿润了起来,带着些微微的潮气,像是要下雨的征兆。他们站立静默,彼此对立看着对方,心中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在之间展开了。


随后一滴、两滴,斑看向天空,一滴雨水打入了他的眼睛里,带着些怔松的雾气。


沉默半晌,柱间小心翼翼的牵过他的手,冰凉的,骨节分明的手。他轻轻的对着斑说,“去找个旅店吧。”


斑点了点头。




戳:炖个肉渣




直到柱间释放,这场肆意的交欢才堪堪停止,只是依然停留在斑的体内。而斑闭着眼睛,听着柱间的心跳声。


它鲜红而美丽的跳动着。


他复而不知餍足的再次攀上柱间的脖颈,俯身撕咬着柱间的胸口——心脏的所在。


因为它太过完美了。


 


——所以更具有毁灭的价值吧。


 


而窗外的舞女仍然在随着歌声而翩翩起舞。


 


「不如把握这个夜晚更加火热的献出爱意」


「翩翩起舞抛开时间」


「今晚一同狂热的绽放」


「一起前往吧极乐净土」


 


 


记忆是一种暧昧而模糊的东西,有一些会刻意遗忘,有一些会刻意铭记。


柱间一个人站在陵园里。


一滴、两滴,雨渐渐的大了。他突然俯身,温热的唇缓缓的亲吻着冰凉的墓碑上,那刻的深刻的四个字。


“终于,剩下你我两个人了呢。”


 


——“Madara。”


 


人生永远无法回头,就连这平淡不惊的一幕也终会碎落满地,然后对它的失去追悔莫及。


佛说,这是一个娑婆的世界,娑婆即遗憾。


 


Fin

【动物世界paro】柱斑繁殖习性观察

张病老:

一发完 拟兽
食用时请自觉代入赵忠祥老师的声音以获得最佳赏味效果


day 1
辽阔的木叶大草原上,一只千手柱间缓缓地踱了过来,它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在每一颗树前抬起腿,留下自己信息素的气味。它已经进入了发情期,连气味都变得暴烈而充满威慑力,领地内的同族都自动离开,否则会被这只陷入暴躁的千手柱间攻击,因为它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那只宇智波斑。看来今天它也要徒劳无功,但没关系,千手柱间这种生物的发情期非常长。


day 2
昨天的那只千手柱间出现了,令人意外地,它正消沉地低垂着头,身后走过的路上长出了一片草菇,这代表了这只千手柱间现在非常的低落。对于千手柱间这种生物来说来说,低落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状态,甚至有一种以草菇为食的大蛞蝓会一生尾随同一只千手柱间并在其受伤时为其治愈。生物学界将这类尾随的蛞蝓视为一种通灵兽。
一般而言,很多事情都能导致千手柱间低落,但这只千手柱间低落的原因很明显——它身上大块的皮毛都烧焦了。看来,它终于发现了一只宇智波斑,但不幸在与之战斗时落败了,失去了交配的机会。不过千手柱间不是轻易放弃的生物。


day 5
跟着千手柱间,我们终于在河边树荫下的大石头上发现了那只宇智波斑。正午炎热的气温使它变得懒洋洋的,它正在悠闲地午睡。
宇智波斑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生物,它拥有标志性的向各个方向炸起的蓬松长毛,在愤怒或心情激动时还会炸得更开。不过,宇智波斑表示愤怒的标准方式是喷火,一只宇智波斑盛怒时的火焰甚至可以烧毁整个木叶草原。但它最奇特的地方在于择偶方式,宇智波斑只会选择能打败自己的、最强大的生物为配偶,而在木叶草原,能做到这一点的生物只有千手柱间。
这只千手柱间信心十足地埋伏在长草丛里,等待攻击的机会。它没有等太久,抓住宇智波斑翻身背对自己的时机,加速冲了上去。由于宇智波斑火焰的范围过于广阔,摄像师无法靠近,接下来发生的战斗细节不得而知,只能听到低沉的吼叫。
战斗结束,虽然伤痕累累,这只千手柱间仍然获得了胜利,它把那只宇智波斑叼回了自己的巢穴并堵住了洞口。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它们会进行交配。


day 12
进行交配的第七天,巢穴终于有了动静。千手柱间离开巢穴进行了短暂的捕猎,以补充交配期间损失的能量,将猎物拖回巢穴后它又堵住了洞口。宇智波斑全程没有露面。


day18
夜间,千手柱间的巢穴着了火,我们再次见到了那只宇智波斑。一般,这就是宇智波斑受孕后选择结束交配期的表现。这只宇智波斑的身体十分强健,长期的交配并没有使它虚弱,它在咬伤了千手柱间的肩胛后离开,回了自己的巢穴。想要跟上的千手柱间被火焰逼退时,宇智波斑已经消失在黑暗里。天亮后我们应该能发现一地的草菇。


day 19
寻着熟悉的气味,千手柱间还是找到了宇智波斑的巢穴。受孕的宇智波斑表现暴躁,非常具有攻击性,千手柱间几次尝试,都无法进入伴侣的巢穴。在洞口留下一只猎物后,千手柱间不甘地离开,徘徊在宇智波斑的领地上。
宇智波斑在千手柱间离开后叼回了猎物。


day 20
千手柱间徘徊,打猎,送猎物,徘徊。


day 21
千手柱间徘徊,打猎,送猎物,徘徊。


day 22
宇智波斑终于允许千手柱间进入自己的巢穴。


day 40
宇智波斑变得越来越暴躁,连千手柱间也被它赶出了巢穴,这是它产期将至的预兆。
夜间,巢穴里传来幼崽稚嫩的叫声。


day 41
千手柱间被宇智波斑赶出了领地,在幼崽具有一定自保能力之前,领地内所有可能造成威胁的生物都被扑杀殆尽。
宇智波斑是已知最溺爱幼崽的生物。


day 55
今天是幼崽第一次离开巢穴的日子,它已经具备了尖牙、利爪、炸毛和喷火的能力,被允许参观家长的狩猎和战斗。
千手柱间作为战斗道具被允许进入领地。
千手柱间作为保姆被允许进入巢穴。


day 60
今天宇智波斑对千手柱间发起了日常的战斗,它挑剔异常,如果千手柱间不能一直战胜它就会失去伴侣的身份。还好,它还是保住了自己的身份。
在幼崽成年之前,宇智波斑不会进入发情期。千手柱间只能等待,并盼望伴侣下次受孕产下的是与自己同种的幼崽。


FIN


——————————————————
问:千手柱间的发情期到底有多长?
答:直到它捕获一只宇智波斑交配为止。


问:宇智波斑的盛怒能摧毁木叶有证明吗?
答:有,不止一次的。


好了,看在我更新了的份上忽视那个没更新的老伴吧!

【柱斑/扉泉】论如何有理有据的在一起。(3)

海妮:

CP:三生三世组,扉/泉,不逆不拆。


1.辉夜姬的第三个儿子胎死腹中,以此为序展开一系列历史。


2.只是想写一个童话。


3.我们的目标是甜甜甜,糖糖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2)   ←在这里


——————————


8.


  木叶建村之后惯例的要推举一个(村长)火影出来。


  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表示:爸爸们老啦,小一辈的事就让你们自己操心(玩)去吧,爸爸们要安心养老,不管啦。


 于是木叶第一届族中大会召开了。


 猿飞家,日向家,香取家,基本算是有名有号的家族都派了人过来,山中家和奈良秋道家基本算是一个整体,因此只派了一个代表过来。


不过,奈良家大当家表示,呵呵,(村长)火影是谁这种事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还派我们来走个过场?


好友满天下,基友(误)遍地飞的千手族长千手柱间表示,怎么会呢,大家都是好朋友啦,总要一起选举一下啦。


宇智波斑表示:我推举千手柱间。


扉间:附议。


泉奈(既然哥哥不想当):附议。


(杂七杂八的)一大堆忍族:附议。


于是木叶一大就这样愉快地落幕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9.




“哎?你们就没想过后代的问题吗?”旋涡水户好奇的问道。水户是千手附属族旋涡家的长女,为人活泼豪爽,和宇智波泉奈十分合得来。


  “啊,这个嘛...”千手柱间挠了挠头.


对于这个耿直的问题,他的内心不由有些难得的窘迫,不是因为问题的内容,而是因为脑内突然出现了斑怀孕的...场景。


啊...总觉得要是被斑知道了我的脑内剧场,估计会用须佐能乎和我单挑一场吧....


很可能会说:老子是个男人你居然敢这样侮辱我什么的,虽然脸也可能因为恼羞成怒也会变得通红什么的....


  "我曾经认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千手柱间认真的对旋涡水户说,并没有因为面前是个不满十六的小姑娘就有所轻待。


“我觉得我和斑之间并不一定需要一个孩子作为纽带。也就是说,我觉得我和斑之间的感情,是平等且相互扶持的,并不是谁单方面依靠着谁的关系。这意味着,就算没有子嗣,我和斑之间的信任与爱情也不会因此减少一分”


“而且与其说,是斑热切的需要着我,不如说是我热烈的渴求着他。我也并不愿因为这种无意义的问题让他感到担忧或自责什么的。“


“因此,我曾经郑重的考虑过,在我们正式缔结婚姻关系后,如果斑想要一个孩子,那我们就去领养一个,宇智波或千手都可以。孩子而已,千手与宇智波家的族人多的不能再多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千手柱间沉如子夜的黑瞳里一直亮着一种郑重而真挚的光,哪怕旋涡水户与他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受到他身上不自觉溢出的某种像山一样不可动摇的决心。


“我说...火影大人...你这样...是违规的啊啊啊!!!”旋涡水户不由得捂住自己的脸,以防自己被火影此刻认真起来时所散发的bilingbiling的光芒给闪瞎。


柱间:“???”


————————


后记:


“泉奈,我问过了...”红发的少女默默蹲在地上说。


  "怎么样?他要是敢因为孩子这种小事觉得不高兴的话,我马上就叫上哥哥一起用须佐能乎打死他!“


 “没....反而我快被闪瞎了呢...”


   "哈?“泉奈眨了眨眼。


 “不是...我是说...我可能要成为火影和暗部部长的忠实CP粉了...”红发少女捂住了半张脸,明明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但眼睛里却燃烧着某种诡异的烈焰。


【滴,友军叛变。】


   泉奈“..........”




10.




 扉间一进门,某个熟悉的身影就扑进了他...身上的毛领子里。扉间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泉奈的脊背。问:“怎么了?”


 泉奈将头埋在扉间的肩膀上....的毛领子里,带着哭腔有些呜咽着说:“啊...哥哥要被别人抢走了...QAQQQ”


扉间:“!!!”


宇智波斑??!好的好的,柱间你终于干了件好事,干得漂亮!赞美你!终于不坑弟了!终于把某个弟控拖走了哈哈哈哈!!!


扉间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控制住内心的喜悦和手部的颤抖,慢慢的用双手环住了泉奈.


温柔的说:“没关系,就算斑不要你了(?),以后也有我陪你一生,我是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被别人抢走的。”


泉奈抬起头,黑瞳还带着水光,润润的像湖面的水波,但此刻却弥漫上了某种凶光:“白毛...谁说哥哥不要我了?!你信不信我现在过去一句话,哥哥和柱间那个家伙明天的婚礼马上办不了了!”


扉间不由干笑几声,“别啊,你哥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我哥可是会削死我的”


不用想也知道那个场景,柱间绝对会浑身黑气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自己就算用飞雷神跑了,但估计也逃不了被抓回来痛揍一顿的命运....


泉奈用拇指慢慢抹去眼角的泪痕,“等等,白毛,你刚才说,你要陪我一辈子?”


扉间轻轻一笑,红瞳里如日出的云霞般带上了某种蔓延开来的光。


他说:“是啊,我把一辈子都赔给你。代价不要太多,你把你的一生一世也换给我就好。”


泉奈猛地将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发出了闷闷的声音:“哼,白痴...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好了.”




——————————————


好了,完结了www


接下来可能会有个小番外?也可能会去码第三世的鸣佐和宇智波五件套


撒,接下来三次元可能会比较忙,不过我会努力码字的【生无可恋.jpg】



【扉泉】补习play(车)

uchi-bilibi:

为啥这么多人和我说看不了啊_(:з」∠)_ 给你们新的链接好了 麻烦自己手动一下 lof不让我放图T T


http://www.jianshu.com/p/7e48d648c9bb


赏一颗心❤吧

【重发】【柱斑】【福利】

能醉何须醒:

本来是昨晚发的,被屏蔽了,/(ㄒoㄒ)/~~


七夕贺文


福利 监狱play 触手play 蒙眼play


新手开车,不嫌弃的话请上车吧!


简书链接:http://www.jianshu.com/p/03ed1bfcd249

抓根子:

来张战场玫瑰,我也不是只会画少女的(x)
麻烦大家看的时候自己在脑内循环播放[哈希拉马——!!!!!]

是的,我还是要打柱斑tag,这依然是我的忍道(。)

抓根子:

红眼是宇智波的浪漫……

感谢柱帝单手摄影……

……………………

又是女装……我爱斑斑,斑斑使我变态……


天果香:

飞机降落了,赶紧发~
要不是今天晃的厉害新坑第一页也许也能发了…

暑假(对我来说已经很遥远了)还有2周,画个去住在乡下的柱斑家过暑假的团子鸣佐~

争取明天开始更,嗷